熙言玄音

自暴自弃。

怕不是已经出坑了……有缘再见。

【胡歌×霍建华/韩剧鬼怪设定】人间四月天(三)

*保证he和80%的傻白甜
*前世人设请自动脑补白子画

天地混沌。

凛冽的风刃吹起他白袍的下摆,混着散落的桃花瓣,洋洋洒洒。

“你以为我看不见,就杀不了你么。”

他敛起自嘲般的微笑,掷地有声。

掌心秀气的长剑被渐渐举起,镀了淡色花纹的剑刃,尖锐能砍万物。

用来杀他,其实是大材小用了。

半晌的沉默,依然无人出声。直到花瓣点地,锐利破开衣襟,刺进胸膛。

他听见一声沙哑的闷哼,被强忍着咽了回去。又很快地,闻见了空气里逐渐弥漫出的浓厚腥气。

断断续续的,他听见他笑了,笑得无比温润。

他说,师父不可自责,如今下场都是我咎由自取。

残破的声音未落,那剑竟不受控制地,将他的整个胸膛刺了个...

我知道自己文笔不好,看不下去千万别看,千万别指出来。么么哒。

【胡歌×霍建华/韩剧鬼怪设定】人间四月天(二)


*OOC
*私设巨多
*霍建华是个活了一千岁的老神(chu)仙(nan)

傍晚时分,距离车祸过去了七日。

胡歌交叉着手臂趴在窗台上,晚风迎着他额前的碎发,往屋子里吹进来。

等外卖的时间总是不好熬。空荡荡的腹部在叫嚣个不停,胡歌只能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转移注意力。

他想起那天醒过来之后,医生围着他诧异不止的神情。据说他被接到医院的时候分明浑身血污,已经是力竭休克的状态了,却寻遍全身,也没找到一处伤痕。

这是极不寻常的一件事,周边的人竟约定好似的没人深究,强行给他按了个因车底打滑生生吓昏的结论,不合逻辑而且丢人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濒死时的绝望和疼痛有多记忆犹新。

胡歌不由得想到那个极不寻常的

【胡歌×霍建华/韩剧鬼怪设定】人间四月天(一)

*年巨下
*含车祸梗,敏感者慎

“是,是。我知道,很快就到。”

电话那头的助理急得正慌,胡歌不得不耐着性子把人安抚下来。也难怪,好不容易接到的出席机会,浪费了难得的机会是其次,算成违约可就罪加一等。

况且胡歌也不是个习惯迟到的人,要不是分明相亲相爱的猫临时因感情不和离家出走,他也不至于耽搁到现在。

“再给我十分钟,不到你就咬死我。”

拼命压抑着情绪的声音渐渐显出越来越多的烦躁,胡歌转动着方向盘,趁抬手的一刻,将腕表对进视线里。离迟到还剩下五分钟。

来不及了。

挂断线的手机被随意地扔进了角落,他看见绿灯边的倒计时数字只剩下五秒,随着距离的拉进,正越来越清晰。

赶一赶,兴许还来得及。...

【苏三省×顾清明】清醒上

*拉郎,麻雀背景
*有bug是我的错
*苏三省(hao)是最可爱的坏蛋
*顾清明是顾少爷不是顾长官

一。

离了点儿距离,大概两步路的地方,苏三省站在那,定定地看着他。

还好天还没暗,从审讯室简陋的窗户外,还能透进几束光,漏在顾清明的脸颊上。勉勉强强,能看得见一角伤痕。

苏三省毫不留力的一拳就直直地砸进顾清明的腹间,撞开触目惊心的伤疤。力道深重,陷进残缺的皮肤里,裂开一道道口子,顿时染出大片血色。

皮开肉绽,说不疼是自欺欺人。

顾清明半睁着已经不那么清明的眼睛,冷汗连续不断地从他的发间溢出来,沾在原先干了一层的黏腻上。

他静静地看着苏三省收回手,更多堵不住的血液从身体里争先而出。顾清明急...

【胡歌×霍建华/R18】三十七岁未成年(一辆开到终点站的车)

※OOC
※污,慎

非常抱歉让各位等了这么久,而且完成的也有些仓促。啊,这梗在开头爽完的时候就已经不想再开车了(

↓链接戳

最少三年,最多死刑

李大猫:

是这样,打算印挂件,所以来调查印量,想要的gn在评论里留言自己想要的cp吧[泪],定价应该是15/个这样,如果有在微博留过言的gn就不用重复留言啦。

H2O工作室:

历时三个月,在各位作者和画手的共同努力下,《H20》景卿衍生同人志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啦!P1是本子具体情况以及画手画风预览,P2-P4是同人志部分录入作品试阅。各位是不是都非常期待呢?那就抓紧时间点入预售链接购买吧~

预售时间:2016.10.15至2016.11.15

详情及更多试阅见微博: http://m.weibo.cn/5991937782/4030933214864020?sourceType=sms&from=1069095010&wm=20005_0002

另外,【转发此微博】并【关注官微】,官微菌将于10月31号晚上八点...

【胡歌×霍建华】三十七岁未成年(3)

※OOC注意
※短小的,开车前的过渡

×

×

温水散出的热气遍布了一整个浴室里满是的湿雾,霍建华伸手关了还在稀里哗啦往下淋水的花洒,舒服地哈了口气。

剩下零散的几滴水液就滴到他的脑袋上,啪嗒啪嗒,顺着头发丝往脸颊边掉下来。很快,被他随手拿的毛巾给抹了干净。

烫过的皮肤透出艳红,霍建华粗略地擦掉还沾在身上的大部分水渍,剩下的一点湿气,直接给懒散地忽略掉了。

他毫无所谓地裸着身子,就着一丝不挂的状态在浴室间里走了一圈。睁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,四下张望好几遍,可惜除了掉在地上的橡皮鸭子,什么也没找见。

直到愣了好一会他才发觉,该换的内裤,他忘记拿进来了。

似乎是放...

1 / 3

© 熙言玄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